《屋檐下的交会》:精神失序者好手好脚,不工作都是因为懒惰吗?

2020-06-10 18:41:46编辑:
好手好脚

以好手好脚为起手式的疑问句,大概可列为我工作经验中,对精神失序者「好奇」排名前三的问题。这类问句通常会夹带道德的评判,不是归咎精神失序者本人的性格与动机,就是责怪家属的照顾方式。「好手好脚」彷彿成了台湾社会,扫描与判断一个人在世间的存在是否合格的视觉条码,同时也反映了我们对身心障碍者的认知与想像太过偏狭。

当初与日生第一次联繫时,他直接了当地跟我说,以后打他手机就好,不要打家里电话,免得妈妈担心。根据过往经验,服务对象常会因为被害妄想症状,而对外人过度警觉,甚至提防家人,认为家人对他的描述都不是「事实」,因此希望我不要与家人联络,我想日生应该也是这样吧!

但在见面后,年近40岁的他,态度温和有礼,讲话有条有理,除了表明想找工作外,还问我到底他的幻听是真是假,能否用科学来验证?在请他叙述自己过去的求学、工作与就医经验后,才发现我多虑了,看起来日生的确是不想让妈妈操心,他不仅配合就医与服药,且具有部分病识感,虽仍有幻听干扰,但他自己也有因应之道,综合观之,应该是不需要再与家人确认他的病情了。

但后来才知道我只对了一半,某次与他约好在超商访视,久候未见人影,电联未果,不得已只好去电家里。他妈妈表示他应该在大学图书馆,也说要帮忙联络看看。约莫5分钟,见一妇人神色慌张地四处张望,猜想应该是日生妈妈,便与她打招呼,坐定之后,妈妈跟我说起了日生去图书馆的原因。

「他姊姊认为他没病,看不起他没工作,嫌他整天在家,住她的、吃她的,之前每天看到他在家里,就很生气地乱骂,两个人就会吵架。」妈妈因此叫日生白天去外面找个地方待着,刚好他也喜欢看书,乾脆就去图书馆待一整天,傍晚再回家。

「后来我骗他姊姊说日生都有在工作,虽然赚得不多,但钱都有给我。」妈妈说女儿对这个病很排斥,应该也不希望政府来关心日生,我这才明白日生不要我打电话到家里,是怕被姊姊接到。

妈妈也向我说日生不是不工作,而是生病后,工作一直不顺利。

「你知道他是研究所毕业吧,生病后当过研究助理,但做不到一年觉得太累就辞掉,陆续做过补习班老师、房屋仲介业务,但都做不久,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,是跟吃药有关吗?他吃药以后反应好像变得比较慢。」

日生的说法跟妈妈差异不大,甚至连我探问他之前工作不顺利的原因,他也顶多加了几句:「就觉得不容易专心,思考好像变迟钝,也不晓得为什幺,工作很容易出错。」他说的这几点其实有助于社关员,初步评估其注意力可能受副作用的影响。虽然我们不像身心障碍就业服务员(以下简称就服员)那样专业,但当个案表达求职需求时,询问过去的就业史、离职原因,进行基础职业能力评估,及病情对工作之影响,可协助我们判断要经由一般的竞争性就业求职管道,或透过支持性就业途径来协助对方。

面访3次后,确认日生求职动机高,我向他说明可以透过支持性就服员的管道求职,加上主治医师填写的医疗谘询单,显示他的精神症状稳定,且可按时服药,再次确认其意愿后,便正式转介就服员。

就服员与日生会谈后,评估能协助就业,不过因为日生表达希望以坐办公室、操作电脑的职业为优先,就服员表明须开发职场,才能媒合双方,将耗时至少3个月,日生表示不耐久候,就业服务只好宣告中止。

日生随后告诉我,他已到人力银行网站线上求职,也到就业服务站登记,而我能做的有限,3个月后,服务只好告一段落,截至结案前,他仍未接获任何面试通知。

日生的确好手好脚,且无任何内科疾病(精神失序者若合併生理疾病,更不利于就业),他也有强烈的工作动机,且能主动求职,甚至已经和体制内的就服员搭上线,但却仍遇到阻碍。他的故事反映了两个重点,一是连同住的家人都难以理解精神失序者求职与维持工作之困难,更何况是一般大众!以他稳定的病情,高昂的动机,加上研究所学历,相对其他精神失序者,应该是更有机会谋得一份工作,但却不然。

另一重点则是,挡着他们就业之路的障碍到底有哪些?以日生来说,有可能是现实感不佳,以致于高估自己的能力,非得以坐办公室的工作为主,但这类职场开发不易,就服员需要一段时间找到愿意僱用精神失序者的雇主,无法等候的人常常在这个阶段就退出了。我将这些障碍整理为个人的状态,包含症状、药物副作用、生理疾病、动机、现实感、体力、能力等等,加上社会因素与环境,如偏见、歧视、劳动环境、整体经济状况、制度、文化,犹如天灾加上人祸,变成了精神失序者就业路上,一道又一道看得见也不易看见的裂谷深渊。

相关书摘 ►《屋檐下的交会》:当一个人被诊断有精神疾病,其职业专长及技艺也会被视而不见

书籍介绍

《屋檐下的交会-当社区关怀访视员走进精神失序者的家》,游击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。

作者:任依岛

说起精神病人,很多人的印象都停留在媒体报导的混乱与攻击行为,认为他们是「不定时炸弹」;在街上看到行为比较特殊的人,不管那个人是自言自语、身体前后摇动,都管他为「有病」。

这个「有病」,通常指的就是精神疾病,但实际上那个人是不是,不得而知。

多数人对于精神失序者的认知,常常来自于刻板印象,而一个人一旦被赋予刻板印象,就失去了各自的名字、容貌与性格,只剩下一个标籤:精神病人。

但,精神病人真实的生活样貌,究竟是如何?身为精神失序者的家属,又是什幺心情?

是资深社区关怀访视员,与精神失序者及其家属相遇的生命故事。工作期间,他走进社区,凝视失序者的日常生活,聆听家属受苦的经验。作者将他访视的所见所闻,透过二十个主题,呈现精神失序者在社区生活的「异」与「非异」,以及家属面对的诸多难题。

其中有着精神失序者遭社会排除与歧视之苦;也有着家属之间的冲突、矛盾、吶喊与无奈;但也有人性发出的微光,让失序者在社区或职场,拥有一个可以呼吸空间的暖心故事。

对于如何靠近服务对象的生活世界,作者也从助人工作者的角度提出许多反思。尤其讨论了如何以「互为主体性」、同而为「人」的姿态,贴近对方的世界。

《屋檐下的交会》:精神失序者好手好脚,不工作都是因为懒惰吗?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