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美国生产的孕妇告白:请爱惜台湾的医生,他们不是服务业,他们

2020-06-27 06:43:00编辑:

最近台湾医疗新闻很抢眼,尤其是妇产、小儿科。

过去常听到一些朋友讲述美国医疗很扯蛋的趣闻,像是发生车祸,不管如何,只要还有意识,一定要爬起来跟救护车说:「No!Thank you. I am fine.」否则下场就是收到天价的帐单,因此我的认知也停留在—很贵。

踏入美国国土前,傻呼呼地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,下飞机没多久,我就面临要走入洋人的白色巨塔,这下要倾家蕩产了。

结果让我一再吐血的不是资金问题(因为我们有保险),而是医疗品质,说品质也很怪,但美国嘛!号称西方先进国家,可是从产检到生完一路超原始,说好的先进科技呢?

我的第一胎、第二胎还有中间不见的那一胎,每一次都很有故事,加上小孩症头多,我在美国出入大医院的次数,比生长在台湾30年还多,而且都是忍到最后一刻不得不了,才去医院报到。

有全程在美国怀孕的人都知道,这里的超音波最多只会照三次。

第一次:确认是否怀孕。

第二次:高层次检查。

第三次:可有可无,接近足月时,确认胎儿大小是否正常。

获得三次以上的机会,是颁给问题胎儿的,一般人不太喜欢这种优待。

我曾经哀求医生让我多看一次胎儿,他笑笑地说:「没必要啦,一切正常,回去休息吧!」接着对护士使眼色,就差没喊「送客」,然后我就被请出了诊间。

而且第一胎做唐氏颈部透明带检测时,因为报告临界高危险群,我们被转介遗传学家,连着几日惊吓后,就回亲爱的祖国做羊膜穿刺了。

回台湾的那段期间,是我见到胎儿最多次的时光,多到我问医生:「你们这样很辛苦齁,每次产检都要盯着萤幕。」

「没办法啊,尤其还有长辈的时候,一定要加演3D、4D剧场。」医生苦笑着,继续解说萤幕上的资讯。

人是不能比较的,我忍住没告诉他,美国妇产科医生有多爽,不过个人觉得4D看起来超像土石流,好可怕…..

总之Devin平安健康出生了,之后来了个空包弹,第一次7週超音波就没心跳,医生叫我回去等两个礼拜再回诊,美国不像台湾,一个礼拜想照几次超音波,只要挂个号,或换个医生就能达成。

两个礼拜,每一天都度日如年,终于捱到放榜日:「你这个应该是没有了,回去等它自然排掉吧。」

走出诊所时,我只剩躯壳,不知道自然排掉会面临一团紫黑色像瘫软的蜗牛,前端还有超迷你的….脸,再一次吓得花容失色,急忙打电话给诊所:「它掉下来了,怎办?」

「你们自己处理,不用回诊了。」电话那头一派轻鬆。

这次我连躯壳都没了,是我太脆弱,还是洋人太豁达?这种事竟然要我们小老百姓自行解决。

接着登场的是Owain,因为哥哥的唐氏机率高,还有空包弹插花,以及众多考量,我们跟医生说,颈部透明带不做,要直接自费羊膜穿刺。

「唐氏检测机率只是一个参考依据,不要太担心。我是专业人员,请你相信我们的判断,我知道台湾都会要求做这做那,其实是在浪费医疗资源。」医生一口回绝。

这医生吃了熊心豹子胆,他一定不知道台湾强调的医者父母心。

后来试着换医生,以为会有不同的说法,结果还是因为我年龄的问题,保险公司不愿意批准这项医疗。

都表明自费了,不是有句话花钱是大爷吗?竟然还有更高竿,不发给你大爷身分的。

最后还是祖国救了我们,这次不是羊膜穿刺,是最新非侵入性胎儿染色体检测﹝NIPT),只要抽血就可以知道三种常见染色体是否异常,包含唐氏症、爱德华氏症、巴陶氏症,而且準确率高达99%。

过了这一关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…..吗?

32週时,医生用「摸」的发现胎位不正,我担心的胎儿大小,也始终用「皮尺」在肚子上比对,最后一次产检,医生问我还有什幺要问的?

「不知道是不是后期了,我觉得他不太动。」我很心虚,因为医生曾说,现在网路发达,孕妇常常上网去吓自己。

「那就去医院观察一下吧。」

结果我就被留在医院催生了,由于每次宫缩,胎儿心跳就下降,这是一个不寻常的现象。

经过一天一夜,终于进入最后冲刺阶段,医生一直说:「哪有人家第二胎生得比第一胎久,再不出来就要剖腹啦。」

可以不要在产檯上恐吓孕妇吗?我都快没力了。

「啊,原来是戴项鍊啊,还戴了两圈,难怪心跳会下降。」医生一派轻鬆恍然大悟。

我心里咒骂,还不是你们都不照超音波!但脐带绕颈对他们来说,就只是吃便当时多了一条辣椒。

接下来更惨,我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生完后狂吐不止,吐到朋友以为我会撑不过去,我的妇产科医生却不敢接手,执意要我转内科还是什幺科,反正不要是他妇产科就好。

很明显这是踢。皮。球。

医生后来哀愁地跟我解释,以前他也这样接了他的产妇,后来产妇是心脏问题,这不是他的专长,他求救无门真的不会医,最后拜託他的心脏科朋友(分属不同医院),一定要帮他接手。

美国医疗权责划分很清楚,谁接了谁就要负责到底,由于我不知道是什幺病症,因此除了仪器不断在我身上扫来扫去,加上遇到美国感恩节假期,五天进了两次急诊室,我们只见到一位医生。

如果没有这些亲身经历,实在很难发觉台湾医生是被残忍的对待,他们快要变保育类动物了,然而每一次台湾传来的医疗新闻竟像在赶尽杀绝一样,每个国家都存在着许多医疗纠纷,却只有台湾高达80%的比例以刑罚处罚医疗人员(注一),台湾的医疗却是独步全球的低门槛、高便利。

台湾的健保是各国政府借镜的「理想」,因为医疗就是要造福社群,但人性也有贪婪,如果改善制度赶不上腐化速度,那幺请爱惜我们台湾的医生,他们不是服务业,他们是救命主。

希望台湾健保不要倒,医生要留好!我呢,就继续在家研发民俗疗法,非到最后一刻,休想要我踏进洋人的白色巨塔。

注一:台湾法律网 〈美国真的是病人天堂吗?〉

相关阅读:
一位妇产科医师的心声:全台只剩八百位产科医师,请别再扑杀我们了
医院五大科人力缺乏,只好提高医生到国外受训的门槛,这样合理吗?
一定要餵母奶?这可能是对新手妈妈最残酷的考验
天天被告,以后要去哪里找医生帮小孩接生?我们希望得到的是「尊重」而不是「诉讼」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